困在上海“求子公寓”的女人:35岁,2次试管失败,被婆婆赶出家门,被丈夫索赔60万

困在上海“求子公寓”的女人:35岁,2次试管失败,被婆婆赶出家门,被丈夫索赔60万

昨天,一则名为“女子去男友家收到生男秘籍”的词条,登上了热搜榜。

视频中,当事人姜女士表示,自己和男友刚订婚不久,当天俩人准备一起去深圳打工。出发前,男友的父亲往车上扔了个信封。她本以为里面装着的是红包,没想到打开一看是“生男秘籍”,当下震惊之余,又有些无语。

且不说二人还没正式结婚,长辈这种带着“重男轻女”色彩的求子方式,实在是有些抓马……

在热搜下方的评论中,有网友调侃道:

“难怪现在的女生都不敢结婚,更不敢生育了,按照视频中的这个仗势,但凡婚后没给公婆生个孙子,不知道得闹成啥样。”

先别急着否定说这只是小概率事件。

要知道在当今社会中,依旧有一部分女性,饱受“传宗接代是女人的职责”、“没有孩子人生就不完整”的折磨。

她们之中,有人51岁还在试管求子,有人做试管婴儿花掉了30万、还有人因为生不出孩子被赶出家门……

在繁华的上海,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间藏于居民楼里的“求子公寓”。

这间公寓的地理位置,距离专攻辅助生殖技术的上海集爱医院,仅有一条马路之隔。

显然,住在求子公寓里的,大部分都是患有生育障碍,前来接受人工受孕的女性。

走进公寓内部,景象并没有众人以为的昏暗、压抑。相反,房子格局方正,采光也还算通透。

为了住下更多的备孕女性,公寓创始人陈姐舍弃了客厅,隔出了另一个房间,改造成一间双人卧室。

由于住在公寓里的人不算少,所以饭桌都要准备两张。

平日里,陈姐买好菜回来后,就会坐在客厅的小圆桌上,一边摘菜,一边同备孕的姐妹们聊天。

屁股没来得及坐热,陈姐又紧锣密鼓地来到了厨房,准备了一桌子荤素搭配、营养健康的饭菜。

饭做好了,陈姐立马招呼姐妹们出来吃饭,大家围坐在餐厅里,热闹地吃着饭,但话题却始终离不开“求子”。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姐妹的手机响了,今天是她的“开奖日”。可仔细读了几遍后,结果依旧是“没有成功受孕”。

陈姐接过她的手机一看,当即表示她的ER (雌激素) 指数太低了,连50都不到,胚胎都没有着床。

闻言,上一秒还带着笑容的女子,下一秒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又一次的失败,意味着她的所有痛苦和等待,必须重头再来。

不难看出,在求子公寓里,大家都很信任陈姐。

吃什么、用什么、要注意什么、报告结果怎么看、哪里不舒服会影响到试管……类似这些问题,她们都会第一时间来求助陈姐。

原因无他——

陈姐除了是求子公寓的经营者, 同时也是一位有着10次IVF (试管婴儿) 经验的“求子”亲历者。

“只要坚持,肯定是会有孩子的。”

原本的陈姐,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13年前,在一次意外中,她的孩子不幸溺水身亡,她也成了一位伤心欲绝的失独母亲。

那时的她,完全没了“人样”,浑浑噩噩,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带着这份中年丧子的伤痛与遗憾,陈姐决定尝试做试管婴儿,尽管她当时已经41岁了。

这之后的五年里,她经历了10次取卵、移植,最终在46岁那年,平安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或许,这种高龄试管生子的行为,在大部分眼里是充满艰辛与苦难的。

但陈姐却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那一个”,因为其他人的求子之路,更为崎岖。

51岁的况大姐,同样是一位失独母亲。

为了把失去的孩子重新“接回来”,6年里,她取了十几次卵,总共植入了5次比较优质的胚胎,却始终无法成功着床。

尽管况大姐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但她的眼神里,依旧闪烁着永不放弃的信念。

在旁观者看来,这样的行为算得上一种偏执了,因为哪怕再有了一个孩子,也一定不是原来失去的那个了。

但对于一个中年丧子的失独母亲来说,这可能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寄托。所以,即使旁人有千万理由去劝阻她放弃,也无法撼动一丝一毫。

求子公寓里,除了住着失独母亲之外,还有一些小年轻们。

比如,来自安徽的倩倩和丈夫小白。

三年来,夫妻俩经历了2次取卵、5次移植,一直在家乡与上海的医院之间往返,是陈姐公寓里的常客了。

不过,他们是一对相对乐观的“求子夫妻”。

因为年纪偏小,希望也不算太渺茫,面对镜头,倩倩语气轻松地说道:“试管嘛,就试呗,总会成功的,对吧?”

丈夫小白也坦言:“我个人比较看得开,有没有孩子,对我来说其实是无所谓的,这个不是我生活的必需品。”

但由于家中长辈的传统观念,还是希望夫妻俩能早日怀上,加上倩倩本身也想要一个孩子,所以这几年,为了做试管婴儿,他们花掉了30万。

要知道,做试管是很“烧钱”的。

取卵一次一万多,

促排要一万多到三万块,移植一次大概一万……这样的

消耗,是许多家庭难以承受的。就拿同住求子公寓的文霞来说。

35岁的她,其实在三年前就做过一次试管婴儿,当时失败了,胚胎甚至都没有着床,但由于经济压力太大,支撑不住,只好回家。  而这一次再来,除了是因为考虑到年纪大了,更重要的是,文霞的丈夫和公公婆婆,都对她生不出孩子这件事,颇有怨言。

文霞和丈夫的家

原本的文霞,没觉得无法有个孩子是一件多么沉重的事。

可渐渐地,一切都变了。面对丈夫失落的目光,她开始带着歉意,总想着自己该为家人生个孩子,“不管好与不好,这是女人的职责。”

这些年的经历,也让她愈发觉得,没有孩子就无法理直气壮地活着,像一个无用之人,悲哀极了。

可遗憾的是,这一次,文霞移植的胎儿不幸流产,她依旧没能成功当上妈妈。

而等待她的,除了身体上的创伤,还有婆家人的扫地出门。

带着满心疲惫,文霞独自回到了娘家,心灰意冷地向丈夫提出了分手。哪曾想,这个男人告诉她,婚可以离,但必须赔偿60万。

而这60万,就是这些年夫妻俩辅助生育花掉的钱。

在男方一家看来,因为文霞没有怀上,所以这笔钱必须由她来承担。

听上去实在有些讽刺,妻子为了全家人都的期盼,身心承受了那么多次痛苦,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一句威胁,“你以为我真的停不了你的保险啊?”

这桩婚姻,无疑是一场悲剧。

然而,类似文霞这样的“悲剧”,可能在现实中也不占少数。

但倘若你问这些倾尽所有的“求子者”,付出莫大的牺牲与代价到底值不值?

答案却又变得不重要了。

旁人口中的不解也好,质疑也罢,都被一句“你无法感同身受”终结了讨论。

如今,求子公寓里,仍旧有心怀期待的女性住进来。

她们穿梭于医院和公寓之间,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重来,苦苦支撑,等待某天奇迹发生,或者彻底失去希望,才肯作罢。

(本文图片与素材来源:《奇妙的蛋生》,文字来源:装个好房子,如有问题及时沟通)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