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空间卖情怀?消费主义盛行的当下,建筑师应该关注什么?

网红空间卖情怀?消费主义盛行的当下,建筑师应该关注什么?


购物,或说消费,作为一种公共活动的形式,正在逐渐渗透城市的方方面面,甚至反过来塑造空间、影响生活。

荷兰建筑大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早在上个世纪末,就精准地预言了这个现象的到来。如今的中国,也正处于这样的现象之中,绝大多数的城市再生都围绕着“商业行为”,消费好似注入活水一般,能使萧条的社区再次复生。

花金钱、花时间、花体力、还是花心情?

买物质、买体验、买美照,或是买情怀?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聊聊 公共空间与消费主义的爱恨情仇。

- 01 -

颜值即正义

以美和诗意,创造本不存在的商业价值

湖南省常德市的房价是7200元/平米,在11年前,这个数字是3000。而住在 老西门窨子屋 的老人,一个月的房租是 7元 人民币。

如何在四线城市里、房地产商挑剩的鸡肋地块上,挖掘出上好的商业价值?

老西门设计师何勍老师的答案很简单: 创造美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谁出门前还不看一眼小红书了?小红书人来打卡,不是因为这个设计获奖了,不是因为老西门社区100%的回迁率,也不是因为背后的人文关怀,而是因为美。

被小红书攻占的地方,能没有消费吗?

小红书还不存在的年代,老西门就是网红街区了。

老西门的纵深方向,原有一条护城河。80年代被盖上盖板,改成排污渠。地面上则随时间自由堆积成一条狭窄街巷,以及简易木结构穿斗建筑形成的棚户。

地块中现存的农贸市场

地块中现存的农贸市场

拆除现场的棚户区之后,设计师拿掉护盖板,把水渠重新改为可观赏可亲近的流水,而两旁的一系列建筑,就如一幅长卷般随之徐徐展开。

贯穿地块的护城河

贯穿地块的护城河

各个片区被赋予不同的建筑语汇,以及与当地传统文化有关的名字。“钵子菜馆群落”、“醉月楼”、“丝弦剧场”、“大千井巷”……丰富的空间群落,如同一个文化艺术主题公园,大大增加了游玩的趣味性。

钵子菜馆群 ,是最受小红书人欢迎的拍照地点。热烈大胆的红色,让人联想起墨西哥建筑师巴拉干的彩色房子,这同样也是湖南自然土壤的颜色。

很多网友说,“老西门,让常德人留住乡愁。

窨子屋是常德建筑的深度记忆,最早可以追溯于明清两朝,这是一种极富特色的民居建筑形式。

如今的窨子屋被打造成2000平方米博物馆,刻录着千年生活方式与建造技艺,是老西门的精神标签。

何勍老师不仅是建筑师,也是一位诗人。她说,不妨像鸟儿一样观看,当我们以更高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也许不一样。

如果像鸟儿一样观看,会发现记忆中的老树依然生机勃勃地生长,树荫洒在窨子屋的墙壁,游人站在石阶上拍照,古意与新生交错出浑然天成的美。网红打卡+乡愁怀旧,老西门的美兼顾了不同的群体,让这里永远都不缺少商机。

- 02 -

用时间做设计

南头古城的“无为而治”

位于深圳高楼大厦之中的南头古城,是一个充满烟火气息的城中村。

南头曾经是深圳的县衙,后来经历大火,烧的只剩城门。然而它的历史并未随风而去,南头的历史,埋在脚下1米深的土壤里。

在景观设计师李中伟看来,南头已经是一个网红氛围浓厚、消费主义盛行的地方了,而这从来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他关注人,关注树,关注水,关注石,关注如何让他们互动起来。

如果一个地方能长久地留住人群,那何愁没有生意做呢?

于是设计师在南头古城的街巷里,插入了大大小小的景观节点,让居民可以停下来,让南头有别于其它商业街。

为了保留街巷的肌理,设计师让此地常见的“麻石”作为景观主角,辅以流水和绿树,创造 不经意” 的停留空间。

在废弃的小型变电站前,场地内遗留的大块麻石材料,经过叠加组合形成自然的水景花园。水流在植物的掩映下顺着石块缓缓流淌,路人在这里洗手休息,孩子们在这里嬉戏玩闹。

在毁于战火的观音阁旁,溪流穿过老街、顺着堆叠的老麻石缓缓流下,城市的记忆通过原生材料被保留了下来,也为市民提供了游乐休憩的开放空间。

这些大大小小的景观,将城中村暗巷转变为城市客厅,最大程度上存留了城中村的生活记忆,也古城充满烟火气息。

在南头古城琳琅的店铺中,这些小空间显得朴实无华,没有丝毫引诱你消费的姿态。它们只是为你遮阳挡风,让你坐下休息、玩水嬉闹。

但是人们停了下来,于是一切皆有可能。

- 03 -

一步一脚印,一户一方案

小西湖的“精致转变”

南京老城南小西湖,西邻秦淮河,南靠老门东,是为数不多的保留了明清时期历史肌理的生活街区。

然而此处的房屋破旧、布局混乱、公共设施短缺,历史建筑的保护情况也不容乐观。

小西湖的改造不是以往大开大合、推倒重来、统一规划的方式,而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户一个方案,精致转变,细节出新。

在大部分项目中,建筑师占主导地位,但这次小西湖的居民也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他们的老宅,店铺、客舍 沿街交织镶嵌 ,成为街道空间的延伸,也为后来的商业发展做出了贡献。

马道街29号有一座两层小楼,主人童奶奶95岁高龄,对老宅感情极深。由于房屋临街,最后采用租赁方式改造成了咖啡屋。

建筑师保留了老楼梯、老墙面、原有门窗位置和150年前的老家具。这些细节让咖啡屋既有历史感又兼具时尚气息,还未开业便已成为网红打卡点。

堆草巷33号的一处民居,100多平米的后院堆放杂物,院墙破旧,很不安全。经与房屋主人沟通,建筑师将此处改造成了一个“共享院落”,镂空花墙通透明亮,邻居可以进来聊天,游客也能歇歇脚,现在也变成了一处网红打卡地。

街道、公共设施、庭院,共同构成了联结历史记忆与当代日常生活的内街公共空间。街区居民和经营者既是它的享有者,也是他的缔造者,这将是小西湖街道空间和商业运转生机永续的根本。

- 04 -

建筑与消费主义永远共生

在日常中超越,拥有更高的追求

来自清华大学未的唐克扬老师,在活动中与我们分享了一件有趣的事。

他做PPT时,突然在两张旧照片里发现了新东西,于是问他的学生看到了什么:

学生们面面相觑,于是唐老师告诉他们,这些仿古建筑都挂了窗帘

作为仿古建筑,显然这些窗帘对立面的形态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困扰,但此面朝西,又必须得挂。

也许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例子,但却巧妙地佐证了唐老师的观点:建筑与消费主义将 永远共生 。建筑师仰望古建筑遗产,但建筑终有实际用途。

建筑师希望自己的作品更艺术、更纯粹,但富有意义的公共空间与具有实际性的消费之和才是生活,纯粹的建筑是不存在的。在日常的琐碎中超越、回到日常、再超越,在矛盾中不断地跳切才是常态。

我们能做的,是与消费主义共生,并拥有比消费主义更高的追求。

- 05 -

城市更新的商业哲学

让老建筑能够被看见,让旧风景拥有新惊喜

上海黄浦江的民生码头上,破旧苍老的旧工厂已经站立多时。他们最大的问题是偏远,不为人所知。

刘宇扬建筑师团队用点线缝合城市,塑造公共空间,将人流引入码头深处,成功让这些老建筑 被看见 ,让仓库能被改造、被使用。

作为一个滨水线性空间,民生码头以景观东连洋泾港云桥,西贯民生轮渡站区域,通过低线慢步道,中线跑步道,高线骑行道,“无意中”将原本遥远的人群邀请进水岸工业场。

廊道桥、螺旋坡道及转运站等空间,本身就是空间艺术作品,也可作为室外艺术装置的展示场地,孵化艺术事件,培养商业潜力,吸引公众参与及体验。

而南京路步行街则与民生码头天差地别。这里是老牌“商业胜地”,是上海历史绕不开的旧风景。刘宇扬的团队用12个亭子,在南京路进行了一系列城市“微更新”。

以三十年代现代风为灵感的热融花纹玻璃,在材质上与街区的风貌历史建筑相互呼应。无数人来往了无数次的南京路,多了新惊喜和拍照点, 多了再去一次的理由

- 06 -

自上而下的城市空间管理

消费主义的无序扩张需扼制

杭州有个社区,与未来一起缤纷。

缤纷社区的改造与以上所有的项目都不同,它的意义不在于发展商业,而是扼制消费主义的无序扩张。

2021年,经过实地调研与居民意见征求,在旧改基础上进行功能升级,打造出了缤纷会客厅、缤纷食堂、社区服务中心、综合治理中心、缤纷卫生服务分中心、缤纷健身中心、缤纷成长驿站七大服务枢纽,为居民更新社区生活新方式。

不同于杂乱的原生态放养式零售,也不同于悬浮的泡沫网红式商业, 设计师希望这里的商铺成为“家的延申”,让居民在“最后一公里”内,买到所有常用生活用品。

整洁、焕然一新的街面环境

作为一个落到老百姓家门口的改造计划,缤纷北苑更换高层28台电梯、加装电梯67台;新增地面停车位约220个,新建28处非机动车集中充电棚,共约1580个充电点位。

加装电梯

加装电梯

老旧小区的便利性、美观性均大大提升,生活质量提高。缤纷社区的整改本意在扼制无序的消费主义扩张,而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反过来了 牵动了高端的消费形态

-

消费主义究竟是褒是贬,想来永远没有答案。

网红建筑和网红脸一样,随着时间流逝脸会塌,流行也会变化。消费主义的主体其实是消费者,能长久的吸引人群,才能具有长久的魅力。

营造一个符合人基本舒适需求的、良好的空间,才是设计师永远应该关心的事情。

(文章来源 建道筑格 ArchiDogs,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