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刷完《鱿鱼游戏》,多角度告诉你为什么国内做不出这样的现象级大爆剧

一口气刷完《鱿鱼游戏》,多角度告诉你为什么国内做不出这样的现象级大爆剧

2021年10月18日 14:42:27
来源:凤凰网家居

最近《鱿鱼游戏》大家都看了吗?自9月17日上线后,这部作品连续多日登顶Netflix全球排行榜,还包揽了Netflix提供服务的83个国家和地区的冠军宝座,再次在国内引发现象级的讨论。

无论是豆瓣高居榜首还是相关话题在微博、抖音等平台的出现,又或者许多网友开始发起“椪糖挑战”、张口闭口说一句123木头人的韩语,都可以看出这部作品的影响力。

椪(pèng)糖挑战

玩游戏吗?要命的那种。

不仅国内,韩流这股风也追到了巴黎在线下开起了快闪店,据说排队排了n条街……

好家伙,这也太火了吧!能让《鱿鱼游戏》成为现在全世界最火的电视剧,除了精妙的剧情设置,绝对还有其他的因素能让观众如此买账!

01

最高级的艺术往往来源于真实

40多岁的成奇勋过着失败的人生,因为嗜赌如命让自己负债累累,甚至连自己女儿的生日都要靠上了年纪卖野菜的妈妈接济。

导演为了还原真实性没有采用棚拍,而是去到了首尔双城洞借用了一处桥下的民用房进行拍摄。

通过镜头可以看到堆积在屋子里的干野菜、泛黄的老式冰箱、草编的竹筐……满满的韩国底层收入者的生活图像。

镜头再一转游戏制定者的监控室却是最昂贵的皮具红酒,堆满黄金的箱子。456亿元的巨额财富诱惑吸引着这些赌徒一步步走向深渊。

02

最恐怖的事---当人生如游戏

456名欠了高额赌债的参赛者为得到456亿现金参与了这场富豪制定的游戏:赌上自己的性命,玩儿时最简单的游戏。游戏过程中随时可能死去,但与此同时奖金会随着关卡的升级不断上涨。

这场追逐金钱的游戏不及是堵上了性命也堵上了尊严。参与游戏的456人共处一室,每个人的床都采用金字塔式排布,床的材料也借用了隧道内的装修材料来打造,来比喻一直处在竞争中只看着高处的现代社会

导演所述宿舍风格想要打造类似仓库型的超市,不把参赛者当人,而是象征着仓库里堆着的物品一样堆得很高。

影片的最后,弥留之际的规则制定者也告诉男主:“当用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时,便没有了兴奋没有了刺激,只剩下索然无味。“当金钱达到顶峰,人的尊严和性命在规则制定者眼中便不值一提。

迷宫式走廊作为开启每一场新游戏必出现的场景,是导演为致敬荷兰著名版画大师埃舍尔的作品《面对》打造极致错觉图形艺术,参赛者的命运掌握在一场场的游戏当中,也通过场景的塑造将观众最大程度代入到迷幻的游戏场景中去。

椪糖游戏环节打造了一处色彩丰富的游乐场,大面积浅蓝色云朵的墙纸、红黄绿三色的巨型滑梯,在这里每一个参赛者被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完整抠出椪糖当中不同的图形,如果椪糖破碎或是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都要被蒙面人杀死。

在这样类似幼儿园的环境中,做着儿时最喜欢的事情,失败的惩罚却是失去性命。幼儿的色彩感与杀戮与血腥的反差使观众再次为之震撼。

不同于《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极致对称美学,鱿鱼游戏的对称画面使用再次强调了视觉的中心和这场游戏中的绝对秩序。

蒙面人红色的衣服与参赛者绿色的运动服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在游戏中他们是生与死对立的两派,可是在游戏制定者的眼中他们都是一样的棋子。

高空拔河的游戏,只有一组能够活下来。黑色和黄色常用作交通警示,在画面里作为主色调,代表了危险的发生。

随着绳子被砍断,7组10人无人生还。

此时蒙面人再次登场,被包装成礼物盒一样的棺材再次大胆使用黑粉强烈撞色增强视觉冲击。

游戏参与者通过关卡开启一项新任务时的场景使用大面积的白色同时蒙上一层淡淡的灰,意在渲染未知的恐惧。在新的环境、新的游戏规则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杀戮与死亡。

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吗?游戏制定者出现的画面永远都是选用黑色和金色为主色调。在这场游戏中,他们代表着绝对的权力,金色代表无尽的财富。只要按下按钮就会有人被淘汰结束游戏。

03

不被看好的国内影视正在奋力追赶

在分析完海外剧带给我们的视觉享受之外,把眼光聚焦到国内。现在甚至有一批观众扬言:看完这样的大制作,再看国产剧就有点入不了眼了,真的是这样吗?

确实近几年一批电视剧主角带上主角光环后简直是开了挂啊!

比如《甜蜜暴击》鹿晗饰演的是天天打工赚钱养弟弟妹妹的穷苦小子,结果却天天带着名牌手表,一天一件名牌衣服不重样,住着二层楼的别墅,这到底合理吗?

女主刚毕业进入职场就住着cbd附近的大平层,获得了霸道总裁的爱,上演了一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玛丽苏爱情故事。

不过咱们观众也别失望,近几年国内的好剧是越来越多了。就拿最近鱿鱼游戏剧火是非多,被韩国网民说“偷“校服的吴京老师新剧来说吧,《长津湖》可确实是不可错过的精良制作!

为还原志愿军服装的真实质感 ,剧组特别提示服装部门将志愿军的服装颜色做出色差效果,不要所有人都穿一样的颜色,并在入朝后追加拆掉解放军胸标后的痕迹,以突出真实的质感。

片中伍万里和雷公使用的垫肩完全参考真实的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方形垫肩,这种垫肩最后一次出现在荧幕里还是60年代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霓虹下的哨兵》里面的老班长在使用。

为了最大限度和历史保持一致,近代抗日神剧中频繁出现的近战神器波波沙冲锋枪(PPSH-41型冲锋枪)长津湖并没有使用,而是遵照史实:当时咱们的志愿军还没有用上苏式装备。志愿军大规模换上苏联提供的苏式武器装备要等到第五次战役前,波波沙冲锋枪就是这个时期才开始大规模的装备志愿军。

除此之外影片中的精妙细节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挖掘。一个海外现象级的大爆剧的问世,我们除了关注他们的制作好在哪里,也需要思考国内影视市场在追逐利润和商业价值最大化的同时,如何兼顾优质的内容输出。

(凤凰网家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