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无数的图书馆沦为打卡圣地,“博人眼球”的才是好设计?

获奖无数的图书馆沦为打卡圣地,“博人眼球”的才是好设计?

2021年09月18日 12:19:21
来源:凤凰网家居

图片

近年来

网红图书的概念盛行

不同于传统的服务馆藏型图书馆

当代网红图书馆落点于“拍照打卡”

以及博人眼球的搜索关键词

孤独、幽静

超现实、未来感

赛博朋克......

读书方便不方便不知道

反正拍照不好看的图书馆

就不是好图书馆?

那为何那些获奖无数的网红图书馆

又屡遭公众投诉?

01

玻璃图书馆 好看不中用?

日式极简风翻车现场

茅野图书馆 —— 作为茅野市民中心的一部分 —— 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古谷诚章设计。

茅野市民中心的创作理念是“沟通与交流”。建筑师希望在空间和组织上,将各种功能统一联系起来,使其能够流动地、有机的运作。

市民中心有一间800座的多功能厅、一间300座的音乐厅,以及美术馆和图书室。其中,图书馆与日本高铁JR茅野站直接相连,这样的安排,对于人们而言,图书馆就不再是一座遥远的公共建筑 —— 在寒冷的冬天,等车的高中生直到列车到来的前一分钟,都可以在图书馆内看书。

图片

茅野市民中心建好五年之后,各种各样的活动在此陆续展开。古谷诚章的女儿甚至在此处举办了婚礼。由于毗邻车站,来往的路人也纷纷参与到婚礼中来,一对新人因此收获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祝福。

茅野市图书馆在设计风格上,秉承日式极简主义理念大面积通透、简洁的玻璃呼应“沟通交流”的主旨。矩形平面的场馆两个长边采用落地窗,高度超过5米高,一侧可以看到茅野站的列车和月台,另一侧映出群山 —— 开阔感、位置、景观、日照都无可挑剔。

图片

茅野市民中心在落成后,获得了2007年日本建筑学院奖、2010年日本公共建筑奖、2011日本艺术学院奖等多项大奖。在日系极简风盛行的10年里,屡屡被业内人士奉为经典,也是茅野游客拍照打卡的必去之处。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仅仅十几年,图书馆引以为傲的巨大落地玻璃,就给馆藏书籍带来了不可磨灭的损伤。茅野市海拔800米,在岛屿国家日本,算是非常高的城市了。这里长年阳光明媚,气候干燥晴朗,强烈的紫外线从西南方向,透过落地窗直射入室内 —— 长时间的日晒,导致整架的书籍封面褪色变蓝,场面颇为惊人。

图片

图片

其实图书馆管理人员很早就发现了日照问题。作为对策,他们在玻璃上安装了防紫外线屏,但阳光的强度还是超出了预想。

为了美观和设计理念而选择的全玻璃外墙,成为了图书馆功能的致命弱点,颇具讽刺意味。因此网上的反响巨大,严厉的批评纷至沓来,而作为建筑设计方,大师古谷诚章也难咎其责。

如今,茅野市民中心图书馆,有着作为公共空间“沟通交流”的目标,又有着保护书籍不被损伤的挑战,可谓进退两难。

图片

而像茅野图书馆这样坐拥美丽建筑光环、打卡拍照圣地,但却难以肩负本职工作的图书馆,绝非个例。在现代营销话术的宣传下,网红图书馆已经城市的新型5A级景点,正在逐渐统治抖音/小红书上各大旅游攻略榜单。

02

深圳图书馆酷暑难当

市民馆内打伞读书

与茅野图书馆面临相似困境的,还有深圳市民图书馆。

位于福田区莲花山脚下的市民图书馆,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矶崎新主持设计,造型独特。超高的玻璃幕墙和室内中庭,从一楼贯穿六楼,由巨型"银树"结构支撑,极具视觉震撼力。

图片

图书馆与相邻的深圳市音乐厅造型统一,相互对称,弧形的外墙亦取意于“大鹏展翅”,呼应深圳的“鹏城”之称,噱头十足。

图片

然而,深圳位于亚热带地区,夏天炎热漫长,一年中有6个月的时间都是暴晒天气。清早人们排队等进图书馆的时候,就已经需要打伞遮阳了:

图片

而6层高的玻璃幕墙,则让人们在室内也无法躲避似火的骄阳。不少座位更是安排在玻璃旁边,于是市民不得不打起太阳伞来阅读,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受阳光曝晒较强的区域主要集中在三楼东面近玻璃幕墙区域,座位数为50余个,而全馆阅览座位总数为2000余个,也就是说,可能被阳光晒到的位置占全馆的座位四十分之一。虽然比例不高,但由于深圳图书馆向来爆满,任何一个座位的利用率都非常高,顶着烈日打伞读书也是无奈之举。

图片

图片

虽然整面曲面幕墙玻璃设计考虑了美观、透光等多种因素,但也在炎炎夏日也给读者带来了强烈刺眼的日晒光照,从阅读体验上讲,可谓得不偿失。此外,大面积的玻璃幕墙和阳光直射带来的热量,使得图书馆的能耗非常之高,而幕墙的清洁维护也大大增加了运营成本。

03

天津“滨海之眼”

“ 书山” 无路 打卡有方

天津滨海图书馆,又被称为“滨海之眼”,可谓是近年来网红营销的成功典范,自2017年10月开放以来,两年内吸引了近180万游客

图片

图书馆的设计方为荷兰的MVRDV,是当今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事务所之一。他们的一大特色是,酷爱以眼睛作为意向,展开设计和想象。

“滨海之眼”宛如一只“眼睛”观察着我们所在的城市,既为图书馆公共空间塑造了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空间焦点,同时也表现出天津滨海新区世界级的文化抱负。正像“眼睛”的功能一样,图书馆成为人们探究世界、世界认知滨海的新窗口。

图片

“滨海之眼”最吸引人目光的,莫过于它宛如巨大眼睛的5层中庭空间 —— 层层叠叠的书架组成了眼窝,发光的球形礼堂则是瞳孔。

中庭内的书架如梯田一样蜿蜒着堆砌,自地板直至天花,呈现出特殊的流动纹理,非常壮观。楼梯与走廊穿插其中,人们可以拾级而上,象征着“书山有路”。

图片

图片

天津滨海图书馆的室内书架设计如同洞穴一般。我们借用坐落其中的圆形礼堂作为空间支点,其巨大的体量,如同突破天际一般带来视觉上的震撼之感,又仿佛环绕在知识的海洋里。

以自己熟悉的“眼睛”为造型,以“书山”为立意,这样的意向简单直白,效果却颇具震撼力。强烈的视觉冲击,使得“滨海之眼”从众多网红图书馆中脱颖而出,一举称为当年最受欢迎的拍照打卡圣地之一。

图片

然而批评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最具特色的中庭“书山”,实际上只有最下面几层放了书,其它都是书籍照片打印出来贴上去的,读者无法到达高处,清洁维护工作也有较大难度。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打卡拍照的景点,设计师的初衷也不是更好的服务用户,而是博眼球、作秀。

与此同时,太多的游客式打卡人群,影响到了真正的读者。虽说图书馆里有正常的阅读大厅,与中庭分离,但熙攘的人群必然会侵占本就不多的建筑资源,还会增加图书馆管理服务负担。

图片

图片

这个巨大的“滨海之眼”,占据了将近一半的首层面积。图书馆本身占地3.37万平方米,实际藏书仅18万册;与之对比,位于伦敦的大英图书馆,面积5.1万平方米,不到“滨海之眼”的2倍,却拥有1400万藏书,如果算上地图、邮票、乐谱、录影带、名贵手稿等物件,有超过1亿5千万馆藏。图书馆的主要受众应当是读者,然而如此大的面积被被征用做打卡拍照场地, 阅读空间自然随之减少,可谓是本末倒置。

图片

(从平面剖面图上可以看出,中庭占据的横向纵向空间都非常多)

04

全球最大书墙

只可远观 不可亵玩

与“滨海之眼”一样被人诟病的,还有位于深圳的雅昌艺术中心。雅昌中心拥有全球最大艺术图书书墙,这面书墙高约30米,宽约50米,从地面层直通三楼,抬头仰望让人眩晕。

图片

墙内藏书5万册,艺术图书、珍贵古旧书、世界著名博物馆及顶级艺术学府出版物,一一陈列;灯光炫目造型华丽,非常适合做背景、摆pose,怎么做作都不夸张。

这些书籍虽然都是真的,但却一样的可望不可及。不论这本书是珍贵还是实用,它都只是一面装饰墙上的一件装饰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失去了本身的价值。

图片

在抖音、小红书统治大部分中国人民精神生活的今天

衡量当代图书馆质量的标准正在发生着变化 ——

拍照不好看的图书馆不是好图书馆

当然,这些图书馆的建造初衷肯定是好的

它们不但要丰富人民的精神生活

更要承担城市文化地标的职责

然而游客式的蜂拥打卡

使得这些图书馆的服务定位模糊

并且难以完成它们最基本的使命——

提供良好的阅读环境

“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天堂

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

但肯定不是网红图书馆的模样

(文章来源建道筑格 ArchiDogs,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