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观察 | 谢锐标:家具“风格论”过时了吗?


来源:凤凰家居

从家具行业现状到家具风格论的探讨,从浅谈“出走”文化到深挖茶道精髓,文章很长,或许能从中窥见广东家具“没落的贵族”与“越战越勇者”的不同之处。

导读:从家具行业现状到家具风格论的探讨,从浅谈“出走”文化到深挖茶道精髓,文章很长,或许能从中窥见广东家具“没落的贵族”与“越战越勇者”的不同之处。

家具是一个传统的行业,具有审美的个性化,制造的非标准化,市场需求的多样性的特点,这使得寡头在家具行业很难出现,最大的家具公司也占不到行业1%的市场份额,最少的工厂哪怕就是一个人的手工作坊也能过得很滋润。

因为传统,因为分散,风险投资很少涉及到家具行业。而没有资本的推动,“高精尖”的人才也就很难进入到这个行业里来。所以家具行业,也是一个家族化,管理粗放,急缺人才的行业。

在很多人的眼里,家具行业就是一群没啥文化的人在折腾。这个印象有失偏颇,但也有一定依据。

在中国的家具版图里,广东家具是最强势的一股力量,这股力量的代表性品牌体现在“板式家具年代”,例如皇朝家私,耀邦,城市之窗,兴利系等。当“板式家具年代”在2010年遭遇市场变化后,很多品牌下滑严重,但也有少数依然坚持升级产品,应对新的市场需求。

广东家具里,“没落的贵族”与“越战越勇者”最大的不同在那里?

首先第一点是热爱家具行业,有家具情节,而不是心大了,就跑去搞房地产,跑去做其他的行业。因为分心去搞其他短平快投资的家具品牌,基本是没再一次发展希望的。

第二点是公司老板,领头人的品味,思想。

第一点不好强求,第二点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认识一个广东家具品牌,大家对他们的印象是“新中式”,而他们却拒绝给自家产品下定义属于何种风格,只是说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当代家具”。我是一个俗气的家具人,跑去他们展厅看家具,发现有北欧风格的吊灯,有工业风元素的金属刷黑漆的沙发腿,有东方元素,而材料上,在花梨,黑酸枝上,竟然有金属材料,真的很慌乱,我竟然无从给他们家具定风格。

想想我们刚进入家具行业的时候学什么?对了,学家具风格!洛可可、巴洛克、

新古典、后现代、欧式、法式、英式、美式、德国现代、新中式、斯堪的纳维亚等,如果还能认得一些国外大品牌的风格,例如罗奇堡、写意空间、北欧风情、B&B、ceccotti等,那大家就会对你刮目相看。

国内一般的产品开发流程是这样的,首先看最新市场流行什么“风格”,然后沿着这个“风格”去研发,然后市场就开始刮各种“风”,简美风、北欧风…… 

不给自己产品定风格,这听起来就有点意思。那产品的研发如何搞定了,碰巧这个企业有一份内刊,上面有一篇讲茶道的文章,刚好诠释了他们产品研发的方式。

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讲一个研究茶道,开设茶馆的台湾人,对茶道的感悟,我将其中的内容,概括为“出走”、“涩”、“融”、“器”四个部分。

“出走”,离开熟悉的环境,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去开茶艺馆,因为是新的环境,所以需要建立全新的人际圈子,需要研究全新的顾客群体;也因为是新的环境,所以会唤起内心的新鲜感,敏感度也随之提高。

中国家具在供应端,区域性特点很明显,广东的东莞、深圳,再到顺德的龙江,还有成都,北京地区,都有自己的特点。为什么成都的会走规模效应,而深圳、东莞侧重品牌化运作,而龙江曾占尽先机和供应链、物流优势……

人是环境的产物,而家具品牌也是环境产物。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浙江地区,敢把产销分离,把总部放到杭州中心区的,基本都发展得比较不错,最少品牌的影响力和品牌形象都是比较领先的。

深圳的家具品牌不少是来自福建的“黄老板”,他们是外来者,没有任何优势和资源,只有把品牌的附加值做大,把企业规模效应放大,才可能生存下来。如果把龙江家具品牌的产业链、物流优势给他们,然后跟龙江大多数企业一样是本地老板,厂房是自己的地,自己盖的车间,那么“黄老板”也许就会成为龙江老板了。

詹宏志在《一席》中提到了欧洲毕业旅行的由来,“出走”也曾是哪里学习的内容之一。在学校,学生首先要完成理论学习,然后是进行实习,接着需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接受考验,将所学的知识全部应用到现实生活中。

他还提到了工匠的“出师”也有类似毕业旅行的考验。在师父的指导下,完成了技术的学习后,需要到陌生的地方去,一直走到自己喜欢的地方,那么就在当地走一种特定的“步法”,就会有同类的工匠领回去一起做工。经过了这最后的锻炼,才可以最终“出师”去从事自己的工匠工作。

詹宏志觉得“出走”,有三个功能,也就是新生、治疗、忘记。而有的时候,这三个功能是叠合在一起的,例如他提到的在美国写作的阿城,有人问阿城,会不会将在美国的经历也写成小说,他的回答是不会。因为美国只是他的一张大书桌,能够让他安心写作,他的素材是中国。

“出走”,会遇到很多不确定,甚至会有风险,也这也在激发斗志,催生奇迹。在家具行业,也有一群“出走”的人,他们就是浙江宁波市宁海人,在江苏、山东、西安、天津、北京等地,他们都是实木家具品牌里数一数二的人物。

“出走”的另外一种形式是旅行。

这个企业的几个核心管理层,每个月都要全国,甚至全球到处走,我写这篇文章时,他们正在内蒙古。行走,就是他们研究生活,研究产品的途径。

“涩”是我整篇文章里最喜欢的章节,很有感触,很有启发。所谓“涩”,就是刻意忘记熟练,故意造成一种陌生感和神秘感,带着发现的眼光去泡茶。

潮汕工夫茶的“涩”。茶具、茶叶、煮水、冲泡……潮汕地区的工夫茶,显得那么自然与娴熟,没有架子,没有大道理,一切都融进日常里,跟煮饭、炒菜一样,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否就说明潮汕人喝茶没有“涩”呢?不是的。潮汕人喝茶的“涩”,体现在人际交流上,喝茶不是为了解渴,有时也不是为了品茶,而是沟通交流的“催生剂”。潮汕工夫茶,传统的茶具里三个30毫升的小杯(其他地区泡茶的杯子是50毫升以上),却讲究喝茶4人最佳,除了体现谦让精神外,也是沟通交流的氛围使然,四个人坐一起,话题好开展,市场信息,经营技巧……如果来个8、9个人,很多话就不方便讲,而且话题容易分散。潮汕人对信息的获取,对生意经,永远都是求知若渴,充满好奇和想象,这就是一种“涩”。哪怕小有成就,对信息,对交流沟通,依然一副小学生模样。

现实中的情况,是中国曾经很辉煌的家具品牌,整体都面临挑战,尤其是靠板式家具起家的品牌,这是为什么呢?过惯了好日子,高高在上地做着“大品牌”,也就没有了“涩”的精神

印象深刻地记的,有些“大品牌”,坐视实木,定制,高价床垫的风起潮涌,每次都是潮水开始退的时候,才急忙忙跟着推出对应的新品,赶了一个大晚集。

2014年,对于国内小众的设计品牌来说,是很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业绩不佳,撤店,如恶梦一般。已经拥有30家门店以上的设计品牌,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在生存压力前,“高冷”的品味先生们,开始放低身价,主动跟媒体沟通,跟行业的同仁沟通,求曝光,求关注。2015年,在80后成为消费主力的推动下,设计品牌在华东地区高歌猛进,而“高冷君”的“涩”是否还能坚持呢?

这个品牌的创始人,也是产品的设计师,是画画出身,家具行业对他的“涩”,是天生的。

茶道中的“融”和“器”。

“融”,就是深入到受众中去,了解当地的文化,熟悉所在的区域老百姓的喝茶习惯,跟着当地人学习喝茶文化,而不是把自己在台湾学习到的茶道硬塞给北方人。

每次文明的发展,都来自不同文明之间的碰撞,交融,单一性经常是无力的。茶道如此,家具行业也如此。

山东、天津、西安传统的实木工厂,工厂历史悠久,用料很足,款式也比较高大厚实,这样的实木不一定能够在南方畅销。而轻薄、现代的家具风格,基本南方销售都会好过北方,设计品牌如是。另外,省会城市,一二线城市,又跟三四线城市的家具审美存在巨大的差距。比如说,意大利ceccotti和北欧风格在一二线已经流行开,而在以传统实木为主的地区,会以拥有一套奢华的欧式家具为荣。

从互联网时代的“信任建立”,有助于理解“融”的概念。互联网的陌生人交往以及意见领袖的塑造,会从聆听(观察)——参与其中——价值延伸的评论或转发(拒绝无意义的点赞,而是认真写评论,甚至转发)——提出自己的观点,塑造自己的形象——吸引粉丝——成为意见领袖。

“融”最后能够形成一股合力,而硬塞,则是产生抗拒,因为你不了解你的受众,你的产品或服务,别人不认可。

“融”就是肯德基在中国推出油条,就是星巴克根据每个门店所在城市的文化和周边建筑特点,来设计门店形象,就是无印良品进入每个地区时,深入当地民间的深度调研。

“融”的反面就是每年的家具展,各个厂家的销售人员坐在办公室,然后天马行空地想出“首创新美式”、“新北欧”、“新自由主义风格”……

“融”的反面,就是不研究消费者,只倾心于忽悠开店,从竞争对手哪里抄袭门店装修形象,促销方案……

“融”也并不是顺从,迁就,而是在理解后,实现融入

“融”,对于这个品牌来说,就是忘记作为工具的“风格”,而是研究目标消费者的需求。中西多重元素的融合,背后是因为目标顾客是“有国际视野的中国人”,“国际视野”是产品中表达的先进材料、工艺,人体工学的研究,国际先进设计理念的理解,而东方美学是不能丢的,因为我们骨子里是中国人,中国文化是我们深入骨髓的文化、传统、素养,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和“根”。

“器”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喝茶的环境,第二是茶具。

喝茶的环境,指的是喝茶空间的规划、装修、软装、陈列品,并由这些生发和构建的“茶空间”。“茶空间”讲究“静、净、景”,“静”就是安静,当然水流声,鸟叫声等自然的声音是在允许范围。“净”不只是干净,还有空间的通透,视线的流畅,无奢华、繁杂的物品。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每件物品都是得到安放而不是飞起来,这也说明了每件物品都有“磁场”,而这个磁场,中国人把它叫做“气场”。黑川雅之在《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中提到“间”,这个间就是空间的通透。有了“间”、通透,除了空气流通以及视觉效果外,物件的“气场”相对也比较弱,给人的压迫感最小,更容易放松下来。用生命捍卫舒适的北欧人,为啥将物品搞得那么低,所谓沙发低、茶几低、吊灯低、挂画低,现在大家终于可以明白了吧?“景”,指自然之景,也指人造的微景。例如在设计品牌HC28的展厅里,你会发现茶几上,挂画上,都在用象征的手法模拟出各种意境,有花草之景,也有月圆月缺之景……

“器”之茶具。原研哉研究过通心粉的设计,通过不同的形状、厚薄,造成通心粉吸收汤汁的面积、渗透程度的差异,能够做成各种口感的通心粉。用不同材质、形状的茶具来泡茶,口感、味道也是千差万别的。

“器”之于家具,就像空间规划,之于茶具,则如饰品搭配

“器”对于这个品牌来说,就是融合“国际视野”与“东方美学”的产品实现

广东家具,中国家具未来在哪里?从“出走”、“涩”、“融”、“器”中,或许能找到一些启发。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责任编辑:符静如]

标签:家具 风格 茶道

凤凰家居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