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迈克尔•杨:工作室主义


来源:凤凰家居

2016年12月3日,广州设计周系列活动之国际设计论坛(IDF)2016年度大会于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东方价值观与当代设计”为主题,迈克尔•杨在大会上做了《工作室主义》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2016年12月3日,广州设计周系列活动之国际设计论坛(IDF)2016年度大会于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东方价值观与当代设计”为主题,迈克尔•杨在大会上做了《工作室主义》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迈克尔•杨:首先要感谢大会主办方的邀请,前面的5分钟我会特别严肃,5分钟过后我会稍微的不这么严肃。近期我都在世界各地辗转,工作也好,旅游也好,整天飞来飞去。前不久还到了洛杉矶的一个庆祝活动,很荣幸今天能够来到中国。

我之所以能够从事建筑,是因为我在其他领域一无是处。我的数学学不好,英语当时也是考了5次都考不过。我必须想个方法找到自己的一项谋生技能。对于我来说,我之所心从事设计,是因为我很傻。设计的旅程,本来就是一个探索和发现的旅程,就好像我参与画画,学习音乐,这些都是学习艺术的探索过程。

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折品公司对我的邀请,几年前我就和他们成为了朋友。近期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彼此是相见恨晚。我们在选材和建筑设计理念的层面上,都是感念至深。我们希望在设计的过程中,我所设计的东西,能够去延续和传承中国的文化、中国的遗产。

每每谈及中国,第一个映入我脑海的经典材料就是竹,所以我会想到用竹子的灵感来帮助我做设计。因此,我设计出来的产品能够让人们认识到竹的经济价值,或许此前我们并没有充分地挖掘这种材料的价值。我们一系列的产品设计,就是用竹子来做的,有针对国内市场的,有针对国外市场的,这些竹子每一根都有自己的形状和纹理以及色彩,都是独一无二的美。

我的设计生涯是从伦敦开始的,25年前,伦敦还没有太多的家具设计师。如果你从事的是家具室内设计,可能是因为你考不进时装设计或是建筑设计。在当时,家具设计是比较低层的工种。但是,我当时也很幸运,在伦敦,我接触到很多出色的人,他们的年纪稍长,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比如选择合理材质的重要性,所以我开始学习做家具设计。因为我没有任何的资质,在英国很难找到工作,所以我开了一个独立的工作室。如果在我生活的世界中,制造成本6美元的产品可以通过独特的设计将它卖到100美元,那么我就能作为一个设计师好好的活下去,取得不菲的收入。12年过后,这个手表还是可以在市场上看到。

这是我在中国设计的产品。在中国,对于性这个话题是比较禁忌的。通过这个项目的设计,我也积累了一些新的心得。在设计方面,我可以借鉴我在意大利的经历来调整我的设计,将成本降到几美元,但产品本身定位比较高端。我们专门销售娱乐产品,我也买来做亲戚的圣诞礼物。

设计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有趣和好玩。刚到香港的时候,当时有很多的年轻一代的中国人,都是富二代。他们不想子承父业,我们就和大家开创新的副业。到香港之后,我就开始和这些人一起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

这是第一代可充电的蓝牙产品,在当时还挺贵的。因为我们当时不了解MP3市场会颠覆音乐产业,所以我们没有在这个领域继续深耕下去。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可回收塑料材质的耳机,现在已经停产了,因为很难找到生产商来生产这样的耳机。还有一个功能很棒的同类产品,是我设计的一款耳机。

我们娱乐产品的项目卖得非常好,这使得我建立起了全球的销售网络。在纽约,我们和巴迪百货公司有一些合作,这个项目给我积攒了非常多的宝贵的财富。这是我在纽约设计的第二代可充电的蓝牙扬声器,这个产品是我设计并在香港推出的。有一个朋友也参与了我们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项目,但是我们仍然没有继续在这个市场上深耕。我们希望未来合作的公司是真正考虑到世界的未来,致力于环保的公司。我们找到一个新的合作伙伴,这是一个上世纪50年代成立的公司,这是我们帮助他们设计的MP3产品。这个产品连接了已有和新兴的市场。这个公司原来是做收音机的。

我的一些灵感有的是来源于我的旅途,是我跟旅途中认识的一个很好的朋友一起设计的。我们当时谈到我在英格兰的一只狗,如果我要把它带到训狗厂就需要把它从英国运过来,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为了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顺畅和舒服,我们设计了这样的产品。这是一个狗舍,是我们公司的明星产品之一,有相当的市场价值,现在在市场上还能够买得到。

我喜欢把玩传统。这是一个葡萄牙的老品牌,也是最早进口法拉利的公司。这个家族有很多的产业,赚了很多钱,但是它的家庭关系并不好。家族的长老希望重组公司,成立新的分部,所以就让我来设计这款产品。这是非常传统的家族,我在他们家里待了三天,了解了他们的家族、历史和愿景之后,我们确定了这个设计不能太现代化,也不能太古老,所以我们将它做成了瓶子的形状。我去到一个酒吧,画了一个草图,告诉他们我的设计,他们很满意。现在在意大利,还可以见到这个酒瓶的供应商。

这边可以看到的这个产品是一个瑞典的品牌。这是一把椅子,它的投入非常大,但是这种大投入的产品,却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在十多年以后依然是市场上的活跃产品。

我在中国接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其中有一个就是自行车。几年前,我遇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我们希望骑自行车不仅仅是一种运动,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我的设计就是一辆自行车,它必须保有最原始的功能,也就是骑行的功能,但是我会给它一个更加简单的解读方式。设计是一种民主,大家必须是平等的并且有很多不同的团队来运作,因此,我也去到香港的工厂实地考察。和我们合作的是一个大品牌,我们也和营销团队合作。如果设计的是我喜欢的自行车,我必须在杂志上推广它,要保证它能够带来比如200万的市场收入。而且,我们也投入了很多心血,获取了很多专利。我一贯都是白手起家,我也习惯的充分地利用我身边的资源来进行设计。

我希望能够在产品上有所创新,这是我的上一个设计。我的设计跨越不同的领域,这了解到一种叫做碳纤维的材质,我对它很感兴趣。这是我几年前设计的碳纤维的椅子,在座椅的设计方面,我们更有竞争优势,我自己会收集很多奇怪的东西并把他们从中国运到我的家乡。我喜欢收集不同的椅子,像这种椅子是可以叠在一起的,它的好处是材质非常轻薄,它颠覆了我们传统的金属椅的概念,一个人就可以拿起20把。这是我在旧金山发布会的照片,这件衣服用的是澳大利亚的小村庄里的窗帘并且在香港找了一个裁缝帮我做的这套衣服。所以说,很多时候,新的材质它的设计并不一定是非常奇异的,它可以有更多传统的设计。另外,和我合作的是美国的一家专门生产椅子的公司,我们用到的是可完全回收再利用的材料——100%的木材来生产我们的椅子。

来看看我们另外的例子,这是一个六边形的吊灯的设计。我本身不是特别钟爱六边形的椅子,但我碰巧把他们组在一起创造出了我觉得很漂亮的图案。这个是在捷克的一个作品,也是我设计的,当时在澳门的一家赌场卖到了240万的高价,乃至的也是类似于六边形的形状。几何形状的碰撞有时会产生出一种独特的美学。这是上海旗舰店的设计。

这个是在澳大利亚的一个汽车设计,是60年代的老爷车,他们让我重新设计这个老爷车,我觉得生活在香港让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发挥。它的结构设计很简单,考虑到老爷车不一定在年轻群体上很讨喜,我将它的车身变成木制材料,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

这是我们在中国做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公司,我们的设计,把欧洲和中国的本土市场进行很好的对接。这里是一个生产耳机的工厂,他们希望可以转换自己的一个业务模式,所以我们对它的公司进行了重新的设计,包括品牌、品牌标准、产品还有他们陈列的展台展柜的设计,我们都进行了全方位的再设计、再创造。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希望让大家认识到中国是充满创意的国度,它为我们的创造提供了很丰富的灵感。

如何运用不同的方式将不同的材质融入我们的设计中,是我们一起以来孜孜不倦探索的。这些都是热门的明星产品,刚才那些是铝材的,你会看到,这个是用剩下的材料来做的椅子。这是一个吊灯,也是放在了不同的餐饮空间。我会经常来到中国,寻找潜在的生产机会。在中国,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用到不同的材料,比如铝材料,我本身不太用铝材,但是中国给了我很多的灵感。这只是一个实验,而不是真正地去做量产。我不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我只是拿到工厂里面的材料,就像用电脑工厂里面的铝材来做椅子一样。我会去到中国的工厂,找到工厂里生产所用到的材料,再大胆地去做尝试,所以我来到了中国各个不同的工厂,在里面找灵感,然后再做设计的尝试。这些都是我用中国工厂里面的材料做的尝试。工厂对我来说就像是小孩子没事的时候去的操场,是我最好的实验基地。近期我还对铝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我把不同的铝材加以利用,用铝材去设计、构造出不同的结构。我会用飞机将一些废料空运到我的工作室中并将这些制造业产出来的余料用到我们的设计里面。

最后一个项目,都是一些探索的项目,用铝材来做的探索性的项目,而不是去做真正的量产。这是北欧风格的设计,提到北欧,你首先想到的就是极简主义。可能一个花2美元就可以在中国买到的北欧风格的物件到北欧去可能需要30美元。我们希望北欧不要停留在中高端的市场,不要成为奢华的代表。我们希望它能够打造大众化商品的设计风格而不是设计界的LV代言词,我们希望这种设计也能够被大众所享受。这是我们在中国上海所做的一个项目,当时他们让我们给他做一个表面的设计,我们在设计这个表面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地去帮这个品牌做宣传。

通过刚才的介绍和案例,相信大家了解到我自己做的实验和实际量产设计的体验。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得不在这里打住,希望大家通过我的分享对我的设计作品有所感触,谢谢大家!

(实习编辑:陈银洪)

[责任编辑:许婷]

标签:设计 工作室主义

凤凰家居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