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雷:可逆的生长——野马岭·中国村设计笔记


来源:凤凰家居

2016年12月3日,广州设计周系列活动之国际设计论坛(IDF)2016年度大会于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东方价值观与当代设计”为主题,沈雷在大会上做了《可逆的生长——野马岭·中国村设计笔记》主题演讲,

2016123日,广州设计周系列活动之国际设计论坛(IDF2016年度大会于广州南丰朗豪酒店举行。本次论坛以东方价值观与当代设计”为主题,沈雷在大会上做了《可逆的生长——野马岭·中国村设计笔记》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沈雷

沈雷:大家好!我尽量讲得简短一些我觉得东方价值观的当代设计是一个非常大的主题我觉得东方价值观,或许谈东方审美和当下的设计会更清楚一点。

我早上听了一上午演讲,觉得当下的设计都做得太实了比如审美就是看,然后当下设计就是去做看和做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稍微虚一点,中国的审美就是隔着纱我讲一个案例。前一个阶段,大家或许看到过一个链接叫外婆家花了很多钱去装修,我们都没有接受过采访,这个案子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2年的时间,我今天谈的题目叫可逆的生长,里面用文字来做设计,整个进程已经差不多,明年的4月份可以向大家开幕,这个里面是整体的野马岭方案,我觉得可以拿来和大家分享。

到今年为止,已经从业24年,我读过美院,做过建筑师,出国读过书,做过杂志主编,现在做室内设计。23年前我也在广州,那时候很少参加作品的评奖,因为这个我今天要多讲一些。

这是我在来之前写的一些文字我读大学的时候,看到过一段文字,大概的意思是说我们古人的话,不需要看他的色,我们就看大概,其实设计也是一样我的观点是做设计,我们看别人的设计,或者去看其他的东西,我们看一半猜一半就好了,这样的话或许就形成自己的风格,野马岭的改造也是这样。

 

野马岭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它非常像北方的村子,是个已经有6百年的历史的村子。我记了一段文字,包括老村子的改造这样的东西被关注,从一些文字里面可以看出我是如何思考的。我觉得是可以做可逆的设计,可逆的设计就是我们可以倒推回去继续往下做,所以对老的东西和新的东西,我们永远保持距离。如果我们要背负如何复原的责任,我索性做一个可以和你共生的东西,这是我写的一段文字,这也是我设计的方法

这是我写的文字,我记得我小时候因为祖上做陶瓷,所以整个院子里都是陶器为主的东西。因为这些我们开始考虑野马岭的设计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很多的东西,民宿假如形成了实质意义上的甲乙方的关系,也就是酒店的范畴,也包括业主经营的态度

野马岭的基地是50米的山,依存了大概有40栋土坯的房子,因为村子是遗存所以村子里没有村民但是经过6百年,所以野马岭做成民宿也可以,做成酒店也可以,但因为生活的积淀和温度,我们要保留温度,加建一些新的东西,让它整体看出来是符合当下的。整个的建筑规划是绿城设计来做,我们做整体的设计,包括建筑的改造,室内的设计,景观的设计    

这都是两年前的照片很多的房子已经倒塌,我们做很多的改造和新建,这是原来村落的感觉,原来老的房子是很美的。但是很美的东西往往舒适度有问题,我们从舒适度、从功能上考虑整体做了全新的改造。

这是去年下雪的时候村子的样子,当时已经改造好了一部分,我们在里面增加了很多新的功能,包括原来没有大堂的功能,没有酒店的功能。从后面的图大家都可以看出来,我们做一些建筑分析模型。这一类建筑我们一直做的东西,到今年已经是第14年,我们一直在室内和室外之外徘徊,我们做了大量的空间规划和家居的设计,大家可以往下看。

为什么今天说笔记?因为习惯将点滴的事情记下来,最后通过文字来想设计,通过文字来描述设计,通过文字和助手讲我们应该怎么样做设计。

这个村落非常的漂亮,里面自然形成的院落关系,高差都很美。但假如你变成了一个酒店,你就需要去考虑年纪大的人、残疾人的问题如何解决呢?我们又不想把老台阶换掉,我们讨论下来,或许我们可以装一个电梯,差不多30米的电梯,让整个使用起来都比较便捷。

做到现在,其实已经做到二期基本结束,三期刚刚开始,在这里面可以看到整个关系,红色是一期,绿色是二期,粉蓝色是三期,大概是这样的整体规划。一个老的村落在山上,一些土坯房子是原来留下来的,我们做了新的改造。我们可以看从这看,大家可以看到,进入这个村子需要安保,这里面我们做了停车场,做一个摩托车库。

 

这就是我说的电梯,因为我们不想在这个老村落里面做一个现代的电梯,所以我们运用机械感的东西做了一个有怀旧手动感觉的电梯。我们进入了以后,顺着国道有一片溪水,因为主干道和道路靠得比较近,所以我们做了大片的石墙。我们考虑到道路和溪水相邻的关系,于是做了长5.5米的人工台阶,出来的效果比较震撼。

 

这是院落的空间,这个是我完全新建的,是大堂的空间,我觉得我们应该最少干预村子原本的面貌,老的就是老的,新的就是新的新的东西落到田地里面,里面可以种菜,我们做了花房的感觉,包括苔藓,我们全部留下来,保持原本的形象。

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它有很多破损的老墙,如果不改造就会倒塌,改造又会变得不一样,我们做一个加固所以我们把景观、室内建筑都联系在了一起。下雨天的时候这里有很多溪水像瀑布一样的下来,我们打上了灯光,让它变得有趣味和有故事

这是上山的路,我们的电梯可以直接到半山还有一个这样的台阶,这个台阶很多年了,都是高高低低,我们只做单边的栏杆整个村子里面有很多可以让人停留的地方,最典型的就是1200年的香榧树,老的石凳是从前留下来的。在一些破损的建筑,我们做了新的改造,让它变成可以改造的空间

 

这是一个茶室,我们利用城墙来做的,已经做完了。关于景观的处理也是,尽量做得干净、利落,因为老的东西很有历史感觉,我们把它收拾干净,让它看上去是现代的东西。这就是电梯下来,原来在这个地方有一个旧址,山下有一个缆道,是运东西的,我们加了电梯,做了一个休息的场所。

 

这是我们第一个改的,现在已经完成了。在这个里面是一个聚会的场所,甚至可以当做书店,大家可以在这里喝茶和看书,还有几间客房。这个做完了以后,有一天我在村子里面转,已经有参观的人了,他们说这个设计做得不是很文青我们不想把民宿做得这么文艺,我希望是和整体的空间联系在一起,希望野马岭有生活过的痕迹和野趣。

这个空间,我记得我小时候住在老家的时候,楼上楼下是不隔音的,所以在这个套房做了露光的感觉。这是我们的加建,我们想在这里面做树屋,悬在空中的房子两边都是大树,这个在空中,晚上可以看星星就是这样的整体感觉。我们新建了游泳池,我们在游泳池的空地上增加了两个小的套房。我们老的房子改成了酒吧后面最高的房子是健身房,健身房也是在空中的,可以看无敌的风景这是我们风景极好的健身房我觉得有这些才能够吸引人家到山里去

各个类型的套房,现在一共有75间,最小的35方,最大的200方,不同的院落,我们从外立面到室内都进行了改造,有这么多的玻璃是因为原来的墙全部倒塌,我就让新和旧有对比。针对不同类型的套房,我们都根据原来遗存下来的东西做改变,遗存得多的我们做少一点,遗存得少的我们做多一点。客房里面有3个维度,这是最近做的,正好春天的时候去了一下,自己拍了一些山花开的时候的照片,我觉得是可以用在空间里的,让它看上去更有当地的气息。

假如作为酒店的话,必须有很多配套的功能,这个其实是一个朋友聚会的地方,我们这个老的电影院改成了餐厅。

既然我们控制不了进来的人数我们就卖门票比如说50块钱,进来以后他可以从这里带走50块钱的菜,这样的话也可以和周边的农民到这里来卖菜,这样就形成了大家的交流这是我们做的菜场。

结语我也写了一段话大家都会老,不会年轻太久,所以谈设计才是重点设计师是造境的,我想要编一本野马岭的书,或许就当笔记,我想写得有趣点野马岭就是我们向往的生活,一起幻想,努力工作,虚拟变成现实或许就让村口的千年古树仍然在,因为懂生活的人需要放弃很多的东西。我们表达当下,才能走得更好,谢谢大家。

 (实习编辑:杨嘉玲)

[责任编辑:谭韵怡]

标签:设计 国家设计论坛 沈雷

凤凰家居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